习近平向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开幕式发表视频致辞
李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《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处分条例》
党纪学习教育·学条例 守党纪 | 加强全方位管理和经常性监督

候鸟迁飞舞动命运与共——中国生态文明实践观察

发布时间:2023-06-06  来源:新华网  字体大小[ ]

   原标题:候鸟迁飞舞动命运与共——中国生态文明实践观察

  新华社北京6月5日电 题:候鸟迁飞舞动命运与共——中国生态文明实践观察

  新华社记者罗奇 魏梦佳 程云杰

  夕阳西照,北海公园五龙亭,上百只飞鸟盘旋而至。

  “特别兴奋,老朋友回来了。”4月初的一天,北京市民张丽婷快速记录下这些飞鸟的位置和数量,并把消息分享给微信群里的志愿者朋友。

  每年春天,从非洲南部越冬的北京雨燕都会经历一场史诗级的飞行,飞跃红海,穿越内蒙古,抵达北京——它们重要的栖息地和繁殖地。

  张丽婷是北京雨燕科学调查项目北海公园观察点的组长。她和志愿者伙伴每周至少专程去一次北海公园,对这里的雨燕种群进行拍照记录,既为候鸟种群调查提供基础监测数据,也为候鸟护飞尽一份力。

  每年,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。全球9条候鸟迁徙路线中,有4条途经中国。在关乎全球候鸟种群生存与繁衍的重要迁徙通道上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以命运与共之心、生态创新之智爱鸟护鸟,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愿景正在变成可感可知的现实。

  关爱——建设“候鸟友好”城市

  北京雨燕,即普通雨燕北京亚种。1870年,一名英国科学家首次在北京发现雨燕标本,并将这种翅膀狭长、酷似镰刀的鸟命名为“北京雨燕”。

  在不少像张丽婷一样的北京居民眼中,北京雨燕是北京的“形象大使”。它是唯一以“北京”命名的鸟类,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“妮妮”的原型就是北京雨燕。

  除了北京雨燕,每年春季,还有灰鹤、黑鹳、银鸥等大量候鸟从南途经北京向北迁徙。

  记者在调研采访时发现,北京有不少鸟类友好型建筑。坐落在北京西北方向的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博物馆就是典型代表。这座建筑表皮间的缝隙可供鸟类筑巢,它的玻璃幕墙还特意采用了鸟类视觉更为敏感的网格状设计,能有效防止鸟撞。

 

一群灰鹤在怀来县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飞舞。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

  此外,北京还致力于提升山区森林质量,恢复湿地生态系统,为鸟类提供必要的栖息地、食物和水源。2017年以来,北京建设“近自然”特色的城市森林近60处,营建人造灌木丛和生态岛等。

  北京雨燕科学调查项目的志愿者们发现,在立交桥缝隙和摩天大楼间建立“新家”的雨燕越来越多。“雨燕正在逐渐适应北京的都市生活。”张丽婷说。

  今年2月,中国正式启动全国鸟类迁徙通道保护行动。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印发《全国鸟类迁徙通道保护行动方案(2021—2035年)》,明确北京昌平区十三陵水库、江西鄱阳湖等1140处为候鸟重要繁殖地、越冬地和迁徙停歇地。

  “随着生态环境的修复和人们生态保护意识的加强,希望在未来的城市里,人与鸟类能成为最好的‘邻居’,能够更和谐地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。”北京林业大学东亚—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贾亦飞说。

  守护——让候鸟家园重焕生机

  鸟类迁徙是一个漫长而危险的过程,迁飞距离往往长达数千公里。每年10月到次年4月,全球濒危物种黑脸琵鹭会与数以万计的迁徙候鸟一道,云集到福建福宁湾、罗源湾等中国东南沿海一带越冬。

  “以前很难见到黑脸琵鹭,但现在每年都会出现,而且数量基本都稳定在上百只。”福建资深观鸟人郑智武说,湿地环境逐年好转,珍稀鸟类也成了“常客”。

  记者在罗源湾看到,万亩郁郁葱葱的红树林在海风的吹拂下形成阵阵绿浪,将鸟类栖息的滩涂与当地居民的活动区域间隔开,大大减少了人类活动对候鸟的影响。

 

卷羽鹈鹕在罗源县罗源湾海域游弋。新华社记者 梅永存 摄

  罗源湾附近居民于孙李告诉记者,当地村民祖祖辈辈靠海吃海,水产养殖是主要产业。不当的养殖行为曾对当地水鸟栖息产生影响,生态平衡一度遭到破坏。

  为重焕湿地生机,当地实施海洋生态保护和修复治理工程,将大量养殖塘改造成高潮位水鸟栖息地。附近的渔村还修建了不少观鸟栈道,生态观鸟旅游成了当地发展的“新名片”。

  于孙李在罗源湾红树林湿地公园附近开起了饭店。“这几年罗源湾的生态变好,不仅让这里成为候鸟和鸟友们的天堂,也给我们当地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。”于孙李说。

  从向自然过度索取到对自然精心呵护,罗源湾的发展之变是中国全面推进湿地保护修复的一个缩影。

  自1992年加入《湿地公约》以来,中国先后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湿地保护法》和多个地方湿地保护条例,为湿地保护构建起法律屏障。

  目前,中国已有国际重要湿地82处,面积居世界第四位;13座城市获得国际湿地城市称号,建立600多处湿地自然保护区和900多处国家湿地公园,湿地占各类自然保护地的比例达到50%以上。

  “年复一年,候鸟归去来。鸟类生存环境好起来,护鸟爱鸟的人多起来。这是社会进步带来的变化和力量。”郑智武说。

  合作——超越时空的命运与共

  在全球最繁忙的候鸟生命线——东亚-澳大利西亚鸟类迁飞通道上,勺嘴鹬是最为稀有的水鸟之一。迁徙期间,勺嘴鹬会在江苏盐城东台条子泥湿地、广东湛江北家土角等地区停歇,觅食补给、换羽。

 

世界珍稀鸟类勺嘴鹬在海南儋州湾湿地觅食。新华社记者 蒲晓旭 摄

  “候鸟迁飞的特性,决定了其保护成果与通道路径上的每个环节息息相关。东亚-澳大利西亚鸟类迁飞通道涉及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加强国际合作是必选项。”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任鸟飞项目经理关磊说。

  记者了解到,当前,候鸟迁飞通道保护仍面临栖息地碎片化、资金投入不足、地区间不平衡等挑战。

  “只有借助全球力量保护候鸟栖息地,推进生命共同体建设,才能为候鸟迁徙提供更有效的保护。”贾亦飞说。

  目前,中国已分别与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、俄罗斯、新西兰等国签署候鸟保护双边协定,正在围绕东亚—澳大利西亚水鸟合作伙伴关系等相关内容开展国际合作,并积极参加“一带一路”候鸟保护工作。

  贾亦飞介绍,在拯救勺嘴鹬的项目中,中国科研团队积极参与俄罗斯、缅甸等迁徙沿线国家的繁殖地和越冬地调查及保护工作,组织同步调查与监测、开展繁殖地管理教育培训和专家技术服务等,取得良好成效。

  2019年,中国黄(渤)海候鸟栖息地遗产申报(第一期)被正式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,成为全球仅有的两块潮间带湿地遗产之一。

  关磊说:“这一成果不仅有助于推动全球共同守护东亚-澳大利西亚鸟类迁飞路线,还为构建地球生命共同体注入强大动力。”

  另一个令候鸟守护者们欣慰的是,不断有年轻一代加入爱鸟护鸟的队伍。在北京,张丽婷每周进行雨燕调查时多了一个伙伴——她13岁的女儿。

  “我相信,北京雨燕的身影也会成为下一代对于天空的美好记忆。”张丽婷说。

中国法治新闻网摘编亓淦玉

【免责声明】:以上图、文、音/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(本网原创文章除外),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。我们尊重原创,也注重分享。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、法规、政策,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: 3555333776,微信号:GAN160003,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。电话:010-89525216。本网投稿邮箱:3555333776@QQ.COM。通讯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(京贸中心)二层15号。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,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、来源:XXXXX网站。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